顶部广告

[传奇故事] 雷劈望江楼(2)

编辑:经典文章网发表日期:浏览:0

热门搜索 传奇故事  卢瑛  望江楼文章 

[传奇故事] 雷劈望江楼(2)

时间:2019-02-01 来源:admin 点击: 次

二更天,段锋芒正在房中闭目养神,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他心想自己预料的不错,那个卢知府果然来了。谁知开门一看,门外站着的竟然是小祁。小祁进了门:“听说你是锦衣卫?”段锋芒一笑:“不错,小祁姑娘找我有何贵干?”小祁一愣:“你怎知道……”段锋芒得意道:“我要是连这都看不出来,还怎么在锦衣卫当差?”其实他是当时看见了小祁的鬓发被风吹起,露出耳朵上的耳环孔才发觉的。小祁道:“我真名叫祁皓儿,现在我就……”外面响起一阵嘈杂声,祁皓儿神色一变:“有人来找你,我先走了,三更天望江楼后门见!”推开后窗,轻盈地跳了出去。段锋芒刚关上后窗,就听门外响起卢瑾的声音:“段总旗,卢某前来拜访。”段锋芒说声“请进”,卢瑾推门走了进来:“总旗大人莅临锦江,卢某身为本城最高长官没有迎接招待实在失职,略备薄礼,以示歉意。”说着递上一个红封套。段锋芒看似随意地拆开红封套:“卢大人说笑了。最高长官本职是上忠君、下安民,又不是交际应酬,何来失职……一说?”他的话语顿了一下,因为看到红封套里的银票是一千两,有些吃惊。段锋芒确实是等着卢瑾来送钱的。别看锦衣卫表面风光,其实朝廷给的俸禄很低,全得靠自己捞点外快才能过舒服日子。白天段锋芒没有言明此行目的,就是想用这种“高深莫测”忽悠卢瑾送点见面礼。但是送一千两银票就过火了,除非这个“最高长官”心里有鬼!段锋芒想起祁皓儿方才说的“实名举报”,他把银票装入红封套退了回去:“卢大人,您真是大手笔。不过无功不受禄,这份‘薄礼’段某不能收。”卢瑾只好拿着红封套悻悻地告辞了。三更天,段锋芒准时来到了望江楼后门,祁皓儿已经等在那里。两人进了楼,祁皓儿将段锋芒带到厨房,说,段大人你一看就明白了!可段锋芒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他用专业的搜查“技术”把厨房地毯式搜索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祁皓儿急了,低声道:“这都在明面上摆着呢,你咋看不见?这灶台、这米面缸、这菜刀砧板,全都是污垢,他们还直接用勺子舀泔水,老鼠蟑螂到处爬……”段锋芒一听直恶心,庆幸昨天来晚了没在望江楼吃上饭,皱眉道:“你要说的,不会就是指这厨房的卫生问题吧?”祁皓儿点点头,说是啊,这厨房太脏了,食客吃了肯定会得病……段锋芒真想一巴掌扇过去!他还以为祁皓儿要举报啥惊天大案,连一千两银票都推了就是想抓出个大恶巨贪,谁料现在两头空!段锋芒转身就走,一个厨房脏乱差的破事儿竟然找他这个锦衣卫总旗来办,传出去简直笑掉人大牙!段锋芒出了望江楼后门回客栈,半路上被祁皓儿追上:“那出了人命是不是大事?”段锋芒点头:“人命关天,自然是大事!”祁皓儿悲伤道:“我大哥祁浩然,锦江城第一才子,去年赴京赶考前在望江楼吃送行酒,令他途中上吐下泻,恰巧发作时前不挨村后不靠店,得不到救治就这样冤死了!”段锋芒愣住了:“你怎知令兄是因吃了不洁净食物而身亡的?”祁皓儿说她当时找到验尸的仵作都问清楚了,可望江楼的老板尚鲲贿赂了知府卢瑾,逼仵作改写了验尸文书。后来那个仵作举家搬离了锦江城不知去向,她没有证据申诉无门,只得改装易容到望江楼卧底,希望有朝一日能将其间黑幕公诸于世。段锋芒道:“因为你恨望江楼,所以趁着雷雨夜炸了它,还伤了掌柜高观?”祁皓儿苦笑道:“我哪有那个本事去弄炸药!不过我也怀疑望江楼不是被雷劈了这么简单,为什么高观和尚鲲大吵之后第二天就出了事?”段锋芒一皱眉:“他们为什么事吵?”祁皓儿道:“还不是尚鲲和卢瑛有染,给高观戴了绿帽子?其实这事早就在望江楼传开了,高观算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段锋芒恍然大悟。怪不得当初看到卢瑛抹眼泪的时候感觉她举止做作呢,原来对丈夫重伤的悲戚是假装的。卢瑛是卢瑾的妹妹,卢瑾又收过尚鲲的贿赂,这里面的关系错综复杂啊。段锋芒正对此案产生了兴趣,就听祁皓儿问道:“莫以恶小不为垢,段大人你到底管不管?”段锋芒正色道:“管!”四更天,高观家中,卢瑛听得敲门声连忙去开门,埋怨道:“你怎么才来……”话说到一半停住了,因为她看到门外站着的竟是段锋芒。段锋芒无视卢瑛的惊异,径直穿过院子进了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koair.cn/118281.html
标签: 传奇故事  卢瑛  望江楼文章 
百度搜索: 传奇故事  卢瑛  望江楼文章 
标题:[传奇故事] 雷劈望江楼(2)
上一篇:
下一篇:

《上学路上》的观后感作文5篇

《上学路上》读了这篇短文,你有什么感受

井柏然文章精选2

用简洁的语言概括文章的主要内容.——青夏教育精英家教网——

晓雅老师精选原创情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