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正文

热门搜索 沙棘文摘  驸马文摘  妹子文摘  表哥文摘  小说  短篇小说  林海深处 

林海深处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  ,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  ,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  ,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  ,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  。常言道  ,性格决定命运  ,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  ,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  ,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  ,除了多学习  ,你还了解哪一个  ?

1.不会化妆没关系 ,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  ,喜欢素颜出门 ,没关系  ,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  。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 ,照射在皮肤上  ,会使脂肪氧化 ,生成自由基 ,加速皮肤衰老  。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 ,永葆青春  ,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

2.没有上进心可以  ,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  ,心态“佛系”  ,有也行  ,没有也行  ,似乎看淡了红尘  。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  ,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  ,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  ,不能停止学习  。现在生活变化快 ,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  ,学到老”的决心  ,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

3.生活可以平淡  ,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  ,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  ,但是也别忘记  ,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 。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 ,要抓住它  ,展开它  ,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  ,所以不管是什么 ,记录并深耕它 ,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 ,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  ,最不济  ,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  ,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  ,强行融入群体  ,在这个世界上  ,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  ,在自己面前叨叨  ,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  ,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 ,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  ,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 ,走向人生巅峰  。

了解文章:林海深处

  一

  这条沟叫八驸马沟  ,在这片莽莽苍苍的深山老林里 ,沟壑纵横  ,缘何这条沟就叫这么个名字  ?没人知道 。

  八驸马沟里 ,马鸡很多 ,有灰色的 ,蓝色的 。马鸡比野鸡大  ,以山果为食  ,最喜欢吃沙棘果 。每当沙棘果成熟的时候  ,就有人在八驸马沟的深山老林去逮马鸡  。过去  ,马鸡既可以作为观赏动物  ,卖给人饲养;也可以作为野味 ,卖给人食肉 。《野生动物保护法》颁布以后  ,马鸡被列为国家二类保护动物  ,还在出山的路口设了检查站  ,就很少有人去逮了  。

  逮马鸡和逮麻雀有些相似  ,使用的是用食物引诱动物钻进“筛子”里  ,触发机关 ,将动物扣住的方法 。只是逮马鸡的“筛子”是用胳膊粗的圆木做成的  ,比逮麻雀的要大几十倍  ,上面还栓了大石头  ,以免被扣在底下的马鸡 ,拱出来逃跑 。这种捕捉方法有危险性  ,必须两个人合作  ,倘若一个人在里边别一丛丛的沙棘果 ,不小心触发了机关 ,被扣住了  ,没有另一个人救助的话  ,扣在底下的人就有可能被捂死  。据村里老辈人说 ,这种事情  ,在八驸马沟就曾经不止一次的发生过  。

  生头和羊代都住在八驸马沟一座三十余户人家的小村子里 ,两人是同学 ,也是好朋友  。上了九年学  ,都没有考上高中  ,就都回家务农了 。生头爹妈给生头张罗了一个媳妇  ,是沟里面五华里之处那个村子里的  ,名字叫桂女  ,两人订了亲  ,等生头盖了新房子  ,就娶亲 。

  生头领上桂女  ,专门让羊代看过  ,问羊代  ,他找的媳妇好看不  ?羊代一看  ,竟然愣住了  ,半晌说不出话来  。生头聪明 ,知道桂女长得麻利水灵  ,羊代也看上了 。临后 ,只要桂女一来  ,就和她单独相处  ,不再叫羊代来陪他们  。

  一天 ,家住城里的表哥来到生头家里  ,对生头说:“兄弟 ,现今城里人又兴饲养野生动物了  ,更有喜欢吃野生动物的  ,马鸡、锦鸡、野鸡、呱啦鸡都很值钱  ,一只死的马鸡能卖五百元 ,活的能卖八百元以上  。你们这里马鸡多  ,你逮上些  ,我来收购  ,咱俩发财 ,你看咋样  ?”

  生头觉得这是一桩好生意  ,自己正要盖新房娶媳妇 ,打工挣钱太慢  ,就心动了  。但还是有顾虑  ,说:“逮马鸡没问题  ,就是不好运出山外去  ,林警在沟口设着检查站  ,没收罚款是小事  ,就怕弄不好 ,要法办的  。”

  表哥笑道:“这你就别怕了  ,我的妹夫就在林业公安上当股长  ,正好管着这里  。”

  两人就说好了 。

  逮马鸡不是一个人能干的事 ,找别人不放心  ,就只得去找羊代  。羊代也担心林警设的检查站  ,经生头说他表哥的妹夫在林业公安上当股长  ,正好管着这里  ,就放心了  ,答应了生头  。两人商量  ,逮了马鸡 ,卖了钱二一添作五 ,平分  。

  二

  于是 ,两人就按照老辈人传下来的方法  ,逮马鸡  。

  入秋了  ,正是沙棘果成熟的季节  ,也正是逮马鸡的好时光 。

  两人在八驸马沟莽莽苍苍的深山老林里  ,找到了一块平地  ,设了逮马鸡的机关  ,用镰刀割来一丛丛带树枝的沙棘果 ,别在机关上  ,单等那些马鸡上当着招  ,换来一沓沓的钞票  。忙活完了  ,两人坐在坡地上  ,喝矿泉水  ,吃干粮  。密密匝匝的树林里  ,不时传来各种鸟儿的鸣叫  ,此起彼伏 。树叶儿被风吹动  ,哗哗啦啦地响  。辽远的天空 ,湛蓝湛蓝的  ,有一只老鹰在盘旋  ,一忽儿高了 ,远了;一忽儿低了 ,近了 。

  忽然就听到对面的山梁上  ,传来了山歌  ,还是个女孩的声音——

  阿欧梨儿

  妹子眼里没有水(意思是不识人)

  枉叫哥哥跑断腿

  想我死了好几回

  妹子不连你做嘴(做  ,读作ZU  ,亲嘴的意思)

  生头说:“羊代  ,这妹子浪得很 ,我不会唱  ,你回她  。”

  羊代就可起嗓子  ,唱道——

  阿欧梨儿

  妹子甭把话说绝

  哥哥想你不得活

  锯子锯来斧子剁

  黑里明里睡不着

  那边女孩半晌没吭声 ,忽然又唱道——

  阿欧梨儿

  哥哥甭耍嘴皮子

  真心就来找妹子

  看不上了吃冷子(冷子  ,冰雹)

  把你打成大麻子

  把生头和羊代都听笑了 。

  生头说:“羊代  ,你还没找下媳妇哩  ,我两个到那边山梁上去  ,她要是看上你  ,就叫你家里托人去说亲  。”

  羊代高兴 ,两人就朝对面的山梁上走去 。

  见了面  ,那女孩却是桂女  ,正在挖洋芋  ,搞得生头涨红了脸  ,问桂女:“咋是你呀  ?”

  桂女笑着说:“我也不知道是你们呀  !”

  生头怪怨桂女:“你咋唱这阿欧梨儿  ?”

  桂女说:“野坡地里咋就不能唱 ?”

  “阿欧梨儿”是当地山歌的名称  ,有固定的调子  ,却没有固定的唱词  ,现编现唱 ,大都是爱情类的内容  ,甚至是赤裸裸的求偶表白  ,但只能在老林野坡里唱  ,才没有忌讳 ,在村子里和家里  ,那是绝对禁止  ,不能唱的  。

  “我不许你唱  !”生头生气了 。

  “我就唱了  ,你要咋样  ?”桂女也生气了 。

  羊代就打圆场 ,说:“生头  ,这又没犯啥规矩  ,老辈人流传下来的  ,唱了就唱了呗 。”

  桂女就说:“看看  ,还是你的朋友开通  。”

  生头转身就下梁去了 ,把桂女和羊代甩下了 。

  羊代就帮桂女背了洋芋 ,缓缓地往回走  。

  “这人  ,咋这样啊  !亏他还和我订了亲  !”桂女愤愤地说  。

  “你也别计较 ,生头自小就倔 ,所以起了个生头的名字  。”

  “那你咋叫羊代  ?”

  “我爹把我代给羊了 ,说羊贱  ,好养活  。”

  桂女就笑的前仰后合了  。

  三

  过了几天  ,生头叫上羊代  ,去看逮马鸡的机关  。好多年不逮马鸡了  ,马鸡们早就没有了警觉性  ,见了一丛丛的沙棘果  ,经不住诱惑  ,都扑去抢食  ,结果头一回就扣住了十五只 。生头就给城里的表哥打电话  ,将马鸡运进城里卖了 ,得了一万元 ,两人按照约定 ,平分了  。

  “生头 ,没想到 ,这钱来的还真容易 !”羊代高兴地说 。

  “羊代  ,我琢磨着  ,咱把沙棘果存上些  ,到了冬天  ,下雪了  ,马鸡没有吃的了  ,就会逮得更多  。”生头脑筋灵活  ,想得长远  。

  两个人就用镰刀割了好多带着树枝的沙棘果  ,在山坡上挖了坑  ,埋起来  ,以备冬季使用 。

  又过了几天 ,又逮住了十只  ,卖了八千元  ,两人就又平分了  。

  生头和羊代的爹妈  ,都催着他俩进城去打工 ,两人只是答应  ,就是不起身  。有了逮马鸡的好收入  ,他们才不去干吃力活哩  。只是这是犯法的事  ,也就不给大人们说 。

  生头暗想  ,这么多的钱  ,要是自己都全得了  ,过完年就可以开工盖新房子了  ,早早盖起新房子 ,就可以早早地把桂女娶过来  ,一搭过日子 。却又想 ,独吞是不可能的 ,得到大部分还可以操作 。于是  ,就和羊代约定  ,每五天进山一趟  ,去看有没有收获  。而生头却在第四天就独自进山 ,先将扣住的大部分马鸡取走 ,第二天就又同羊代一块儿进山 ,再去取回他留下的那少部分  。

  桂女时不时地就来一趟  。生头几次要对她说逮马鸡的事  ,可话一到嘴边 ,就又咽下去了 。

  一个秋季  ,很快就过去了  。

  生头暗暗得意  ,自己的小动作没有被羊代识破  。

  就这样  ,逮了二百多只马鸡  ,生头得了九万多元  ,羊代才得了三万多元  。

  羊代说:“头两回一扣就是十五只、十只 ,咋后来就是两三只了呢  ?”

  生头说:“先前马鸡不知道 ,看着有些招了祸  ,就变得狡猾了  。这不跟钓鱼一样吗 ?钓多了  ,鱼就不咬钩了  。”

  羊代就想  ,怕是这么个道理  。

  四

  入冬后的第一场雪下得格外大  ,白了山林  ,白了屋顶  ,白了进山的弯弯小路  。

  雪消了一半之后  ,生头就同羊代进山去  ,继续干他们逮马鸡的事  。他俩挖出秋天埋在山坡上的沙棘果 ,别在机关上  。冬天没有吃的  ,他们的收获大增 。

  那天  ,桂女来找生头 ,生头的爹妈说  ,生头一大早就出门了 ,不知道去了哪里  。桂女见等不来  ,就去找羊代 。

  “羊代 ,你见生头来没  ?”

  “没到我家来呀 。这家伙 ,老是神神秘秘的  。”

  羊代就招呼闺女进屋里烤火  。

  两人正聊着  ,外边就落起了雪花  。桂女要回去  ,羊代就劝住她 ,说那雪会越下越大 ,你回不去的  ,等吃了晚饭  ,去找生头  ,就住在他家  ,等雪停了再回去  。桂女就在羊代家吃了晚饭  ,两人拿了手电筒  ,冒着雪  ,去了生头家  。生头的爹妈说  ,生头还是没有回来 。羊代就掏出手机  ,拨了生头的手机号  ,接通了  ,没人接 。羊代就一个劲地打 ,好长时间 ,终于有了声音  ,只听生头有气无力地说:“你  ,你快来救我 ,我  ,我扣在底下了……”

  羊代一把拉了桂女  ,就朝山里跑去  。

  后半夜  ,两人掀起扣马鸡的“筛子” ,把奄奄一息的生头救了出来  ,背出了山  。

  在乡政府卫生院  ,生头裹在大棉被子里  ,一边发抖 ,一边打吊针  。

  羊代和闺女守着生头  。

  桂女说:“生头  ,你咋是这样的人  ,背过人家羊代独吞 ,要不是羊代领上我去救你 ,不把你冻死在山里才怪  !”

  羊代说:“你就别说了  ,等他缓过来了  ,我再和他算账 。”

  生头出院之后  ,桂女对他说  ,让他把独吞的钱拿出来 ,与羊代平分  。

  生头不干 ,对桂女说:“我还不是为了你吗  ?等开春暖和了  ,我就给咱们盖新房 。”

  桂女说:“生头 ,你不是个人 !一来  ,你和羊代合伙 ,说好的得了钱平分;二来 ,人家羊代救了你的命  ,于情于理  ,你都不能这样干 !”

  桂女好心好意地劝说  ,生头还是磨磨蹭蹭的  ,说他考虑一下 。

  桂女的劝说还没有结果 ,就出事了 。

  一天夜里  ,突然来了几个公安民警  ,把生头和羊代铐走了  。

  很快地 ,村里就传言说  ,生头和羊代合伙逮马鸡 ,犯了法  ,要坐牢的  。

  五

  法庭上 ,羊代的代理律师陈述说 ,在这起捕捉、贩卖野生动物案件里  ,生头和他的表哥分赃最多  ,每人都是十五万元  ,而羊代只得到四万五千元  ,获利最少  ,请求法庭在量刑时考虑这一因素 。法庭认为  ,被告人获利多少 ,只是他们之间分赃不均的问题  ,不影响犯罪事实和性质 。因而  ,将三人列为共同犯罪  ,都是主犯  ,全都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全部赃款没收  ,并处罚款各若干元  。

  三人服刑的监狱离八驸马沟大约一百公里 。桂女时不时地就搭上班车  ,去监狱探望  。她不是去探望生头的  ,而是去探望羊代  。他觉得比起生头来  ,羊代太冤枉  。在探望羊代时 ,也能见到生头  ,但桂女不理他  。

  桂女对羊代说:“你是个好人  ,你就好好的表现  ,争取减刑  ,出来了 ,我就嫁给你  。”

  羊代好感动  。

  两年后的五月十二日上午  ,服刑人员在狱警带领下  ,正在收割菜籽  。突然 ,山崩地裂  ,大地剧烈摇晃  ,足足有十几分钟 。监狱没倒塌 ,傍边住着干警家属的老旧房屋 ,瞬间倒塌了一大片  ,到处都是烟尘 ,到处都是哭喊声 。正在劳动的服刑人员  ,乘乱逃跑了许多 。羊代也跑了  ,但他跑到倒塌的那些房屋前  ,没有工具 ,就用双手刨挖  ,救出了好些被掩埋在里面的人  ,直到双手十个指头的指甲全没了  ,血肉模糊  ,累得昏了过去  。

  事后 ,羊代立功受奖  ,提前释放 。而生头和他的表哥乘乱逃跑 ,被逮了回去  ,又加了三年徒刑  ,继续改造  。

  羊代没有通知家人 ,也没有告诉桂女  。而是绕开村子 ,顺着那条进山的小道  ,来到了当年和生头逮马鸡的老地方 ,坐在那里  ,默默地沉思  。

  忽然  ,对面山坡上  ,响起了山歌——

  阿欧梨儿

  想你想得眼泪淌

  眼泪打得磨轮响

  黑里明里都在想

  月里年里路程长

  羊代听着  ,忽然就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模糊了  。便回唱道——

  阿欧梨儿

  想你眼泪流成河

  能养鸭来能养鹅

  不见妹子把河过

  心里就像刀子戳

  那边好像是愣了一下  ,接着大声喊:“羊代 ,是你吗——  ?”

  四山立时回应:“羊代 ,是你吗—— ?”

  羊代赶紧站起来  ,双手在嘴边做了个喇叭筒  ,也大声喊:“是我—— !”

  四山立时回应:“是我——  !”

  “你等着——  !”

  “你等着——  !”

  “我来了——  !”

  “我来了——  !”

  四山久久的回应着 ,传向了遥远的山外  ,传向了高高的天空  ,传进了羊代和桂女的耳朵  ,传进了他们的心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koair.cn/20332
标签: 沙棘文摘  驸马文摘  妹子文摘  表哥文摘  小说  短篇小说  林海深处 
标题:林海深处

沙棘文摘_相关内容

林海深处_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