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我闯进医院病房,竟看到护士惊人一幕! 霍金的名言

编辑:经典文章网发表日期:浏览:7

热门搜索 文章吧  原创文章  护士的文章  说道的文章  老爷子的文章  霍金的名言 

  “爸,这就是你给我找的未婚夫,你这是在坑亲闺女呢?”

  江城医院,急诊科护士站前,传来一道咆哮声响。

  啪!

  戴可欣挂下电话,满脸不可思议地盯着苏楠,郁闷得想哭。

  卡明斯基三天前,老爸打电话来,说让自己二选一,要么回去接手他的公司,要么跟人订婚。

  可戴可欣喜欢护士这份职业,因此一番斟酌之后,便选择了后者。

  当然这只是权宜之计,等跟对方见面之后,戴可欣随便找个理由,一脚把对方踹开,继续当自己的护士长。

  本来老爸电话里说的好好的,那位神秘的未婚夫人高马大,而且长相帅气,风流倜傥,而且能文能武,总之所有的赞美都用了个遍。

  但当看到苏楠之时,戴可欣有种撞头的冲动。

  面前的苏楠,一头乱糟糟的鸡窝发型,上身是一件布满破洞的白色衬衫,衬衫涂着五颜六色的油漆,下面是一件黑色休闲裤,两只裤脚还不一样长,脚下是一双蓝色帆布鞋,左边那只破了个大洞,露出满是泥垢的脚趾。

  疯了。

  老爸简直是疯了。

  竟然让这货当自己的未婚夫?

  这是在拿闺女的终生幸福当儿戏啊!

  在戴可欣抱怨之际,苏楠也在上下打量着对方,心中早已经乐开了花。

  面前的女人,有着一头齐肩长发,五官精致,皮肤白嫩,身穿一套黑白相间的OL性.感套.裙,身材前.凸后翘,根据苏楠的目测,至少是D往上。

  “以后我们孩子的.奶.水问题倒是不用担心了。”苏楠自言自语道。

  “你说什么?”戴可欣怒瞪着苏楠。

  “没什么,老婆,我们啥时候订婚啊,岳父大人说了,他可等着抱外孙呢。”苏楠说道。

  “我不认识你,你少胡说八道。”戴可欣没好气地说道。

  “老婆,你就别装傻了,岳父大人都告诉我了,我这次下山的任务,除了跟你订婚之外,还有就是在医院保护你的安危。”苏楠说道。

  “谁需要你保护,就你这样子,别说我,就连你自己都不能保护吧?”戴可欣撇撇嘴。

  “老婆,你可别小瞧人,我可是很能打的,而且我还会医术。”苏楠一脸认真地说。

  “我警告你,最好别喊我老婆,否则我要你好看。”戴可欣挥舞着粉拳警告道。

  “不叫你老婆,那喊你什么?亲爱的,媳妇儿,宝贝,还是小甜甜?”苏楠问道。

  戴可欣彻底无语。

  得亏这会儿还没到上班时间,否则的话,自己肯定会沦落为全医院的笑柄。

  但饶是如此,依旧有不少路过的患者家属经过,看到这一幕,纷纷行注目礼。

  戴可欣尴尬地低下了头。

  迟疑片刻,戴可欣从口袋当中拿出一沓钱,递给苏楠道:“这笔钱给你,请你离开江城。”

  苏楠并没有接过钱,而是笑盈盈地盯着对方。

  “怎么?不够,那好,你在这等着我,我现在就去给你取。”戴可欣说道。

  见对方转身离去,苏楠叫住了对方,“老婆,你别这样,我对钱没兴趣?”

  “那你对什么有兴趣?”戴可欣问道。

  “我只对你有兴趣。”苏楠一本正经地说道,“老婆,你这么好看,以后我们生的宝宝肯定会十分漂亮,对了,你是喜欢男娃还是女娃?我出门前算了一卦,想生男娃,我们今晚就得洞.房,想生女娃的话,明晚是最好时机。”

  戴可欣忍不住犯了个大白眼。

  这家伙还真够有自信的,这么快就说到生小孩的事情上了?

  “苏先生,我再重申一句,我不想跟你订婚,请你离开。”戴可欣说道。

  可苏楠完全没把这话听进去,而是凑到戴可欣的身旁,深吸一口气,“唔,老婆,你身上可真香啊。”

  戴可欣握了握粉拳,她知道,继续跟这无赖说下去已经没有必要,当即就打算打电话喊保安。

  但手机刚刚解锁,这时,一道身影从电梯钻出,一名小护士说道,“不好了,护士长,护士周婷要跳楼,我们快点去看看吧。”

  “怎么回事?”戴可欣眉头紧皱。

  “还不是三号病房的那位老爷子。”那名小护士说道。

  一周前,一位身患重症的老爷子被送到急诊部,在医生十几个小时的治疗之下,病情得到缓解。

  可这位老爷子脾气极其暴躁,动辄对医院的护士大骂,尤其是护士小周,因为是老爷子的责任护士,被打的最多。

  小周曾经向急诊科主任反映过情况,可对方却说患者最大,让小周忍忍。

  结果换来的是那老爷子的拳打脚踢,更让人气愤的是,今早这老爷子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竟然趁小周换药的时候,企图扒.下对方的衣服。

  小周精神有些崩溃,所以一时间想不开。

  很快,戴可欣便出现在了医院楼下,那里早已经围了不少群众,他们指指点点,完全一副看热闹的心态。

  挤过人群,戴可欣跟苏楠很快出现在最前面,当看到那一只脚已经跨出楼顶围栏的小周护士,戴可欣眉头皱紧。

  这时,不知谁拿来了一个高音喇叭,刚才那名小护士说道:“护士长,平日里小周跟你关系最好,很听你的话,要不你劝劝他吧。”

  戴可欣接过喇叭,毫不迟疑地劝阻起来。

  “小周,你别冲动,快点下来,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商量。”戴可欣喊道。

  可惜的是,护士小周这个时候什么话都听不下去了,她用早已哭哑的嗓子喊道:“谁都别阻止我,让我死了算了。”

  戴可欣正欲开口,而这时,手中的大喇叭被一只大手抓住。

  “老婆,你这样喊是没用的。”苏楠说道。

  “你有办法?”戴可欣瞪着苏楠。

  苏楠神秘一笑,接过喇叭之后,就喊道:“小周护士,你要想跳的话,就快点跳好了,在这装模作样算什么事?你要跳下来的话,这么多人看着呢,不过这些人只是看你的笑话而已。只是可惜了你的家人为你默默流泪,当然,反正这些你都不知道。”

  戴可欣听到这话,赶忙夺回大喇叭,愠怒地瞪着苏楠。

  这个混蛋,是在故意捣乱吗?

  本来小周精神就有些崩溃,要苏楠继续说下去,估计小周真的会跳下来。

  但当看到小周在苏楠一番话刺激之下,竟然迟疑了,心中顿时一喜,当即对苏楠喊道:“你在这等着我,我上去劝她。”

  但还没来得及冲出几步,这时,楼顶处,传来一道尖锐的声音。

  “啊,我不想死,救救我啊。”

  戴可欣赶忙抬起头,就看到楼顶处的小周整个身体已经出现在防护栏外,如果不是小周护士死命拉着,估计这会儿已经掉了下来。

  但看那样子,似乎撑不了多久。

  “该死,消防人员还没来,这该怎么办?”戴可欣身子微微颤抖,脸上满是豆大的冷汗。

  啊!

  又是一道尖锐声扩散,戴可欣抬头望去,看到小周护士的身体,已经垂直落下,眨眼,就已经落到了二楼。

  戴可欣吓得捂住双眼。

  只是许久后,重物落地的声音并没传出。

  “快看,小周护士竟然被人接住了。”

  一道惊呼声传出。

  “是啊,只是救人的那家伙,打扮得好奇葩,不过别说,他身手好厉害啊。”

  戴可欣听到这话,立马睁开双眼,发现不远处站着一道身影。

  正是苏楠!

  而在苏楠的怀中,此刻抱着那已然昏厥的小周护士。

  戴可欣惊讶得瞪大了眼。

  竟然是苏楠救了小周?

  只是,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要知道,这里距离住院部,少说也题记式作文有二十米的距离,就算苏楠反应再快,也不可能在几秒时间内冲上前吧?

  就算冲上前,从八楼掉下来,冲击力巨大,苏楠肯定会被砸中。

  可这家伙,为什么像个没事人似的?

  在戴可欣脑袋有些发懵的时候,苏楠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前。

  “老婆,放心吧,小周护士只是吓晕了过去,没什么大碍。”苏楠说道。

  “那你呢?”戴可欣略带关切地问道。

  “哎呀,老婆,我们才刚见面,你就这么关心我,看来,你已经爱我爱到无法自拔了啊。”苏楠说道。

  戴可欣白了苏楠一眼,随后安排人送小周护士进医院检查。

  “跟我走。”戴可欣说道,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

  “老婆,我们这是去哪?”苏楠问道。

  “三号病房。”戴可欣沉着脸说道。

  苏楠跟随戴可欣的步伐,很快出现在三号病房前。

  咔嚓。

  一道玻璃瓶破裂的声音扩散。

  紧接着,就是一道宛如洪雷般的呵斥声。

  “你们这些护士怎么回事?老子都说了吊瓶里面的药没了,你们却非要等回血了才过来,这是故意欺负我吗?”

  说话间,一记响亮的巴掌传出。

  戴可欣推门望去,就看到一名女护士捂着脸,一脸委屈的神情。

  而在病床上,躺着一名看起来肥头大耳,满脸横肉的老头子,他的身旁,则站着一对年轻夫妇。

  戴可欣的出现,立马引起了那老头子的注意,当即呵斥道:“戴护士长,你来得正好,这个小护士一点眼力劲都没有,我要投诉她。”

  那小护士闻言,委屈得顿时哭了起来,“护士长,我……”

  “小丽,这里没你的事,你出去吧。”戴可欣安慰道。

  等到小丽离开,戴可欣走到老头子的身前,说道:“朱老先生,这里是医院,可不是菜市场,还是麻烦你以后收敛点。”

  “哟呵,戴护士长,你这是在命令我吗?”朱老头板着脸问道。

  “朱老先生,小周已经被你欺负得跳楼,难道你还想着有第二个人跳楼吗?”戴可欣语气平淡地说道,如果这里不是医院,她早就开始发飙。

  “你这护士怎么这么说话?那个什么小周护士的事情我们听说了,是她自己心态不好,还怪我爸?这样的人,死了也就死了。”朱老头身旁的少妇双手抱胸道。

  “就是,老子的女儿女婿有的是钱,你们要好好伺候我,钱是少不了你们的,但要是让老子心情郁闷了,我肯定把你们告进法院,我女婿可是大律师。”老头一脸得意地说道。

  少妇听到这话,脸上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正打算秀一下优越感,却发现站在戴可欣身后的苏楠,她捂住鼻子,一脸嫌弃地说道:“你这护士怎么回事?竟然把一个乞丐带到我爸的病房,你是嫌病房霉气还不够,故意恶心我爸的吗?”

  苏楠听到这话,顿时有些无语。

  自己本来是抱着看戏的心态来看看的,顺便保护一下戴可欣。

  却没想到,这少妇竟然将矛头指向自己?

  而且,自己这身打扮,怎么就是乞丐了?

  这是潮流好吗?

  苏楠走上前,一脸淡笑道:“这位女士,我可不是什么乞丐,我是她的老公。”

  说话间,苏楠指了指戴可欣。

  噗嗤。

  那少妇忍俊不禁,冷笑着看着戴可欣,“真没想到啊,戴护士长长得这么漂亮,竟然是乞丐的老婆,这还真是让人笑掉大牙啊。”

  “这位女士,请你嘴巴干净点。”戴可欣冷着脸说道。

  虽然她对苏楠没什么好印象,但再怎么说,对方都救过小周,相比之下,面前这个少妇看起来更让人厌恶。

  “哎哟喂,你一个小小护士,竟敢这么说我?你有没有素质?”少妇扯着嗓子喊道,扬起手,对准戴可欣的脸招呼了过去。

  只是,她的手还没打到戴可欣,就被一只大手给抓住了。

  “老公,这个臭乞丐想打我。”少妇故作惊悚地喊道。

  他的律师老公闻言,立马冲上前,想揍苏楠。

  苏楠淡笑一声,伸手在对方身上点了一下,对方立马动弹不得。

  “你这臭乞丐,把我老公怎么样了?”少妇怒瞪着苏楠。

  “女士,气大伤身,而且你还有身孕,可不能动气啊。”苏楠呵呵笑道。

  见对方不语,苏楠故意提高嗓门喊道:“女士,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自己怀女神的新衣孕两个月了?而且还是双胞胎。”

  少妇脸色一变,用支支吾吾的声音说道:“你,你少胡说八道,谁怀孕了?”

  苏楠没有答话,而是一伸手,在对方随身包包当中拿出一份病历表。

  随后从里面抽出一张B超单。

  “你还给我。”少妇脸色骤变,想要去抢夺。

  可苏楠对此置若罔闻,而是屈指一弹,那原本动不了的律师老公突然就能活动自如。

  “这位律师先生,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两个月前,你都在外地出差,你老婆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想必你比我心里清楚吧?”苏楠呵呵笑道,将那份B超单交给对方。

  律师老公脸色顿时间变得苍白,确定单子不是伪造的时候,立马将其砸在对方脸上,“离婚。”

  说完转身离开了这里,而那少妇则是紧随其后。

  戴可欣傻愣地看着这一幕。

  心中大为惊奇。

  这苏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随便在那男的身上点了一下,对方竟然就不能动弹。

  当然,最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秦方究竟是怎么看出那少妇怀孕的,而且还能准确无误地抢来对方手中的B超单?

  在戴可欣嘀咕之际,苏楠已经走了过来。

  “老婆,你没事吧?”苏楠问道。

  戴可欣正欲答话,而这时,却见那朱老头站起身子,指责道:“你们这对狗男女,竟然拆散我女儿的婚姻,我,我要打死你们。”

  那朱老头因为激动,身子不断颤抖。

  苏楠说道:“老爷子,你可不能激动,你现在情况很危险,脑溢血可不是开玩笑的。”

  戴可欣再次惊讶地瞪大了眼,这朱老头得脑溢血的事情,自己似乎没跟他说过。

  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嗯哼!

  一道闷哼声响打断了戴可欣的思索,抬头望去,发现老者脸色已经憋得通红,随后噗嗤一声,倒在了病床上。

  戴可欣赶忙走上前去,检查了一下对方的脉搏以及心跳,脸色骤然大变,因为他发现,这老爷子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病情,再次发作了。

  戴可欣起身瞪了苏楠一眼,说道:“你这家伙,惹大祸了。”

  抛下这话,戴可欣赶忙跑去喊医生急救。

  而苏楠则是一脸平淡的神色。

  他叹了口气,走到病床前,看着那奄奄一息的老者,说道:“等医生来,估计老爷子已经死翘翘了,也罢,虽然你很讨厌,但至少也是一条人命,我就勉为其难救你一命吧。”

  说话间,苏楠手一挥,一根紫金色的银针出现在手中,苏楠就打算帮对方针灸。

  银针还没来得及刺入对方的穴道,电视剧野鸭子而就在这时,房门一把被人推开。

  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帅气医生呵斥道:“你干什么,快给我起开。”

  “救人。”苏楠语气平淡地说道。

  “苏楠,你别捣蛋,快让开。”戴可欣开口道。

  “小戴,你认识这人?”帅气医生反手指着苏楠问道。

  “当然,我可是她的老公。”苏楠笑呵呵地说道,随后不再废话,打算施针。

  “把他给我轰出去。”那帅气医生皱眉道,立马就有几名助理医师冲过来,打算用强硬手段赶走苏楠。

  “先生,这里是医院,请你离开。”一名助理医师颐指气使说道。

  见苏楠不打理自己,那助理医师伸手抓向对方肩部。

  只是,手还没来得及接触到苏楠,就看到后者虎躯一震,那助理医师惨叫一声,倒飞好几米,眼前一黑,直接晕死过去。

上一篇:
下一篇:

SEO网站文章的关键词分布都有哪些原则-文芳阁原创文章代写公司

怎样在公众号转载别人的原创文章?

微信公众号转载别人的原创文章怎么做?一起来研究下

战争中的人性之美(原创文章)

来聊聊QQ空间里那些令人满脸血的文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