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正文

热门搜索 芦苇文摘  伊人文摘  姑娘文摘  雎鸠文摘  散文  优美散文  蒹葭姑娘 

  秋阳杲杲 ,渭水汤汤  ,芦苇苍苍  ,荻花瑟瑟 ,露水盈盈  ,晶莹似霜  。蒹葭姑娘身着汉服 ,怀抱一簇芦苇站在盈盈的渭水中央  ,任萧萧秋风吹乱了齐腰的秀发  ,秀目凄婉地凝视着远方  。

  当初你说:“等着我  ,等我来娶你  。”

  一诺值千金  。痴痴地等待 。你怀抱一束金黄色的蒹葭  ,站在秋的堤岸边看着他的身影渐行渐远 ,和飞远的白鹭一起隐没在林杪天际边  。

  痴迷地等待  ,你站在秋的渭水岸边看着他的身影渐行渐远  ,如飘渺的白云袅袅而逝 。

  傻傻地等待  ,你站在太白山的秋峰中看着他的身影渐行渐远  ,如凄怆的秋色澹澹绵远而逝  。

  苦苦的等待 ,你站在秋的古塬上看着他的身影渐行渐远  ,如雪白的芦花随风远去……

  多少个春花灿烂  ,夏阳灼灼 ,秋韵楚楚 ,冬雪皑皑的季节在交替变换  ,多少个日月星辰起起落落  ,多少个沧海桑田在分分合合  。日月行天  ,江河经地  ,看历朝历代的兴衰荣辱  ,叹人生曲折的风雨沧桑  。

  尽管如此 ,你最在意的还是秋色连天的季节  ,那年与伊人分别在深秋的渭河岸边 。昨夜的露水早已凝结成霜 ,打湿了你秀美的双脚  ,你沿滔滔渭水逆流而上  ,哪怕道路道路险阻又太长也要追寻那思慕的人  ,茫茫的芦苇阻碍了你期盼的目光 ,如雪的荻花在眼前慢慢的旋转、升空  ,漫天飞舞  ,好似一朵朵美丽的蒲公英  ,越过了雎鸠池  ,飞到淼淼的渭水里  ,飘落在秋的思绪里 。听苇莺不知疲倦的“呱呱唧唧” ,惊起一行白鹭上青天 。你多想骑上一只白鹭  ,沿着滔滔的渭水顺流而下  ,道路险阻攀登难  ,哪怕寻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心爱的人;你多想化作一道雨后的彩虹  ,沿着滔滔的渭水 ,尽管道路险阻曲难求  ,也要一头扎进伊的怀抱  ,流淌着幸福的泪水;你多想化作嫋嫋秋风  ,沿着滔滔的渭水  ,再艰难的道路也阻挡不了你要与君共起舞的梦想;你多想加入到南归大雁的行列  ,多艰险的路途也阻止不了你与君高歌一曲的歌喉  ,请君为我倾耳听  。时光静好 ,与君语;细水流年 ,与君同;繁华落尽 ,与君老;山无陵  ,天地合  ,才敢与君绝  。

  月圆、月缺;星转、斗移  。

  夜阑人静的天空下  ,流萤飞舞 ,虫草唧唧  ,蛙鸣声声 ,河水洋洋  。月牙儿孤寂的悬挂在幽蓝的天空 ,星星们挤着依偎在你的身旁  ,秋风穿梭于无垠的芦苇荡  ,荻花舞动着妙曼的舞步  ,不知疲倦的虫草们在齐声吟唱  。在这寂寥的秋夜里  ,伴随你的只有绵绵无期的落寞与孤独  。寒霜凝结了你的美眉 ,晨光将寒霜化作晶莹的露珠挂在你动人的睫毛上  ,晶莹剔透 。新的一天又来到了  。

  你的执着、你的坚守、你的忠贞吸引了一大批追求者 。豪门公子带来了千金万银作为聘礼  ,你不为所动  ,依然在凝视着秋风飞逝的远方  。翩翩秀才摇扇而来  ,琴棋书画难以让你回头一眼  ,子乎者也令你紧捂双耳  。纨绔之弟恼羞成怒  ,发布你所谓的桃色新闻 ,你依然淡定地立于渭水堤岸  ,雎鸠池边  ,不争不吵  ,不辩不解  ,任尔东西南北风 ,心中意念坚如铁  。无趣的人们吵吵嚷嚷  ,纷纷离去  ,你又一次陷入凄雨瘦水的孤独中  ,你愿自己如雎鸠池里的睡莲  ,矜持一份清高  ,独享碧泓清影渲染的幽静  ,让素水如弦的声音漫过亭亭玉立的姿腰  ,在楚楚叶脉里留下岁月的唇痕  ,去等待消磨千年一遇的深情 。

  你目视远山远景泣血呼唤  ,归来吧  。伊在何方 ?是否听到我心的呼唤  ?你可看见我行走在秋雪飞舞的芦苇荡中寻觅丢失的魂魄 ,蹀躞在碧草青青的河岸边独自思念  ,茕茕孑立于暮色清霭中孤望如血残阳跌落群山;一片片彩云姿态散逸袅娜在西天  ,一只只白鸟起起落落在青青阡陌丛中  ,如雪的芦苇猗猗轻舞在瑟瑟秋风中  ,渭水汤汤涔涔在远天远野中;你可听见鸟的啾啾啁啁  ,秋蝉的吱吱唧唧  ,游鱼戏水的唼唼喋喋  ,秋雨的淅淅沥沥  ,秋叶脱落枝头的哀叹声 ,还有我盼君归来的殷殷之声……

  诗人来了  ,他被你的痴情所动  ,冲动而愤怒地去找曾经为你许下诺言的少年  ,最后垂头丧气地带回了一个无法更改的残酷消息  。你无法相信曾经信誓旦旦的山盟海誓会像秋风扫落叶似的残酷而无影无踪 ,你坚持要继续等待 ,等待自己的心上人早日归来  。

  你依然身着汉服 ,怀抱那簇芦苇站立在当初相约的渭水堤岸  ,如一道凄婉美丽的风景线  ,一动不动 ,目视前方  ,你不敢换衣裳  ,你更不敢老去 ,不能放下那簇美丽如雪的荻花  ,你怕有朝一日伊人归来  ,不认识他曾经的心上人  。你坚信 ,他会如约踏歌而来  ,迎娶他的新娘  。你唯有化为一尊雕塑  ,容颜不改  ,青春永驻的等待  。

  从此 ,在滔滔渭水的吟唱里 ,在秋雪飞舞的芦苇荡  ,在雎鸠池盈盈的水岸边  ,在如锦的晚霞里  ,你驻立成一抹等候的姿态  ,如一尊望夫石在永久的守候  ,冬去春来  ,花开花落  ,风雨晨昏  ,岁岁年年 。

  诗人摇头感叹:“懔懔焉  ,皓皓焉  ,其与琨玉秋霜比质可也  。”

  芦苇高  ,芦苇长  ,蒹葭姑娘编织忙  ,编成卷入郎行囊  。

  芦苇高  ,芦苇长  ,芦花似雪雪茫茫  ,蒹葭姑娘等君郎  。

  芦苇高  ,芦苇长  ,芦苇荡里捉迷藏  。蒹葭姑娘觅君郎  。

  芦苇高  ,芦苇长 ,芦苇笛声多悠扬  ,蒹葭姑娘念君郎……

  一首心酸的古老童谣  ,让诗人灵感大发  ,于是 ,一首感天动地的《诗经?秦风?蒹葭》得以流传于世 ,代代相传  。

  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 。

  溯洄从之  ,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  ,宛在水中央  。

  蒹葭萋萋  ,白露未晞 。所谓伊人 ,在水之湄  。

  溯洄从之  ,道阻且跻  。溯游从之  ,宛在水中坻  。

  蒹葭采采  ,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  ,在水之涘  。

  溯洄从之 ,道阻且右  。溯游从之 ,宛在水中沚  。

  蒹葭是深秋一道美幻的风景线  ,纯洁无瑕 ,不怕风吹雨打  ,不卑不亢  ,苍凉而梦幻  。《诗经?秦风?蒹葭》是中国最早的爱情朦胧诗  ,琼瑶借此意曾创作小说《在水一方》  。

  这就是屹立在渭河岸边蒹葭台上的蒹葭姑娘千百年来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

  “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吟咏着两千多年前《诗经?秦风》中的诗句  ,面对郁郁苍苍的芦苇、悠悠荡荡的河水  ,蒹葭姑娘身着汉服手捧芦苇  ,静观远方  。清亮亮的雎鸠池里 ,姑娘清秀的倒影如画 ,好似在为自己的那位“伊人”梳妆  ,宛若水中央  。

  哦 ,蒹葭姑娘郁郁寡欢的神情终于雨过天晴  ,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她最终等来了自己心中的“伊人”  ,千年等一回啊  !几千年了 ,她终于等到了一代伟人带领中华儿女推翻了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 ,推翻了封建王朝  ,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  。等来了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新时代  ,等来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时代  ,等来了实现伟大中国梦的新时代  !

  蒹葭姑娘笑了  ,笑得好舒心  ,好甜美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koair.cn/7213
标签: 芦苇文摘  伊人文摘  姑娘文摘  雎鸠文摘  散文  优美散文  蒹葭姑娘 
标题:蒹葭姑娘

蒹葭姑娘_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