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正文

热门搜索 丈夫文摘  女性文摘  恐怖文摘  现象文摘  故事  情感口述  老公不顾我生理期把我搞得腰疼 

  芳子(化名)潸然泪下说“我丈夫怀疑我在外养‘小白脸’  ,变着花招折磨我 ,硬要逼我说出那个野男人是谁 。”芳子还没说到两句又抽泣起来  。为了稳定她的情绪  ,我显得很随意地询问了一些她与她丈夫的婚恋情况  ,随着她情绪的渐渐平静  ,我了解了她渴望伸冤的缘由  。

  原来 ,长得眉清目秀、温柔娴雅的芳子  ,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感到娇美的姿色中泛着似水柔情的女人 。她大学毕业后应聘到一家公司当会计 ,丈夫是公司的中层干部  。对芳子加盟公司 ,他显得格外兴奋 ,使出浑身解数终于把她的芳心给俘虏了  。可是婚后  ,丈夫就像变了个人  ,不仅时刻以一个从奴隶到将军的胜利者的姿态对她指手画脚 ,而且自己的许多缺点、毛病也纤毫毕露  ,动不动就发脾气、讲粗话 。性格上的反差加上为人处世的观念不同  ,导致他们的感情越来越差 ,吵架成了家常便饭  。往往丈夫在理亏词穷的情况下  ,还死要面子  ,如果芳子不服  ,丈夫就对她动粗施暴  。迫于丈夫的淫威  ,芳子只好忍气吞声  ,最终妥协 。

  岂料 ,丈夫对芳子的这种委曲求全 ,维护家庭团结大局的做法不仅不能正确认识  ,反而认为她软弱可欺  ,得寸进尺地发展到生活的各个方面 。尤其是在夫妻生活中  ,更是随“性”所欲肆无忌惮 ,无论芳子愿意不愿意 ,不论她处于什么心境和生理情况下 ,只要他想做爱 ,芳子就一定得答应他、配合他  ,有时甚至在芳子来例假时  ,他性趣上来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硬干 。如果芳子敢表示不满或不从  ,他就采取拳打脚踢的武力征服  。

  一个星期前的一天晚上  ,芳子在单位加班很晚才回到家 。丈夫也许是等不到她早已睡下  ,她暗自庆幸终于可以睡个安稳香甜的觉了  ,于是蹑手蹑脚地洗漱完毕  ,进了女儿的房间  。谁知  ,她刚进入梦乡就被丈夫的一阵粗鲁的抚摸惊醒了  。“干什么呀 ,别吵醒女儿啦  !”芳子埋怨道 。“谁让你到这边睡了  ?”丈夫瞪着眼睛压住嗓门对她吼道  。“我回来晚了 ,还不是怕打扰你吗  !”芳子温柔地敷衍着他  。“哼  !你那点心思骗得了我 ?跟我到那边睡去  !”丈夫以命令的口气说  。芳子太了解丈夫了  ,今晚如果不让他“过把瘾”就不会善罢甘休  ,只得乖乖地跟他回到卧室  。

  进了卧室的门  ,丈夫急不可耐地抱着她就往床上倒下去  ,也许是丈夫用力过猛 ,竟撞疼了她 。“你不能温柔一点呀  ?我的腰被你撞得好疼啊 。”

  “腰疼 ?只要那地方不疼就行  。”丈夫一副猴急的样子就要往她身上压  。

  “求求你  ,今天我太累了  。明天好不好  ?”芳子向他发出乞求的目光 。

  “什么  ,你敢耍我  ?”丈夫说着对她就是一阵拳脚相加的暴打 ,可怜芳子被打得蜷缩成一团 。

  “你别打了 。我不是不同意你做  ,我是怕我没有力气配合你  ,让你扫兴……”

  “只要你允许我干 ,我就有性趣  。”丈夫见她求饶了  ,一把拽下她的内裤……当他摸她的下身时  ,突然发现里边是湿润的  ,丈夫顿时火冒三丈:“你口口声声说累了、没有性趣  ,原来你心里装着别的男人 。说 ,他是谁 ?看老子不劈了他  。”

  老公不顾我生理期把我搞得腰疼

  芳子(化名)潸然泪下说“我丈夫怀疑我在外养‘小白脸’ ,变着花招折磨我  ,硬要逼我说出那个野男人是谁  。”芳子还没说到两句又抽泣起来  。为了稳定她的情绪  ,我显得很随意地询问了一些她与她丈夫的婚恋情况  ,随着她情绪的渐渐平静  ,我了解了她渴望伸冤的缘由 。

  原来  ,长得眉清目秀、温柔娴雅的芳子  ,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感到娇美的姿色中泛着似水柔情的女人 。她大学毕业后应聘到一家公司当会计  ,丈夫是公司的中层干部  。对芳子加盟公司  ,他显得格外兴奋  ,使出浑身解数终于把她的芳心给俘虏了  。可是婚后 ,丈夫就像变了个人  ,不仅时刻以一个从奴隶到将军的胜利者的姿态对她指手画脚  ,而且自己的许多缺点、毛病也纤毫毕露  ,动不动就发脾气、讲粗话 。性格上的反差加上为人处世的观念不同  ,导致他们的感情越来越差 ,吵架成了家常便饭  。往往丈夫在理亏词穷的情况下 ,还死要面子  ,如果芳子不服  ,丈夫就对她动粗施暴 。迫于丈夫的淫威  ,芳子只好忍气吞声 ,最终妥协  。

  岂料  ,丈夫对芳子的这种委曲求全  ,维护家庭团结大局的做法不仅不能正确认识  ,反而认为她软弱可欺  ,得寸进尺地发展到生活的各个方面  。尤其是在夫妻生活中  ,更是随“性”所欲肆无忌惮  ,无论芳子愿意不愿意  ,不论她处于什么心境和生理情况下  ,只要他想做爱  ,芳子就一定得答应他、配合他 ,有时甚至在芳子来例假时 ,他性趣上来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硬干 。如果芳子敢表示不满或不从  ,他就采取拳打脚踢的武力征服 。

  一个星期前的一天晚上  ,芳子在单位加班很晚才回到家  。丈夫也许是等不到她早已睡下 ,她暗自庆幸终于可以睡个安稳香甜的觉了  ,于是蹑手蹑脚地洗漱完毕 ,进了女儿的房间  。谁知  ,她刚进入梦乡就被丈夫的一阵粗鲁的抚摸惊醒了  。“干什么呀  ,别吵醒女儿啦 !”芳子埋怨道  。“谁让你到这边睡了 ?”丈夫瞪着眼睛压住嗓门对她吼道 。“我回来晚了  ,还不是怕打扰你吗  !”芳子温柔地敷衍着他  。“哼  !你那点心思骗得了我 ?跟我到那边睡去  !”丈夫以命令的口气说  。芳子太了解丈夫了  ,今晚如果不让他“过把瘾”就不会善罢甘休 ,只得乖乖地跟他回到卧室 。

  进了卧室的门 ,丈夫急不可耐地抱着她就往床上倒下去  ,也许是丈夫用力过猛  ,竟撞疼了她  。“你不能温柔一点呀  ?我的腰被你撞得好疼啊 。”

  “腰疼  ?只要那地方不疼就行  。”丈夫一副猴急的样子就要往她身上压  。

  “求求你  ,今天我太累了  。明天好不好  ?”芳子向他发出乞求的目光  。

  “什么  ,你敢耍我  ?”丈夫说着对她就是一阵拳脚相加的暴打  ,可怜芳子被打得蜷缩成一团  。

  “你别打了 。我不是不同意你做 ,我是怕我没有力气配合你  ,让你扫兴……”

  “只要你允许我干 ,我就有性趣  。”丈夫见她求饶了  ,一把拽下她的内裤……当他摸她的下身时  ,突然发现里边是湿润的  ,丈夫顿时火冒三丈:“你口口声声说累了、没有性趣 ,原来你心里装着别的男人 。说  ,他是谁 ?看老子不劈了他  。”

  “你今天犯的哪门子邪呀 ?我压根儿就不是那种偷人的女人  。”人格受到污辱的芳子气愤地反驳他  。

  “你有理啦 ?我要你  ,你一再拒绝是事实吧  ?如果你不是想着那个野男人的话  ,你那地方怎么会有分泌物  ,嗯 ?”丈夫双手紧紧地捏着她两只纤细的胳膊  ,疼得她直钻心  。

  “我怎么知道 ?反正我对你从没有外心  。”为此  ,两人折腾了一夜  。芳子暗自思忖:也许是丈夫晚上的欲望没有得到发泄  ,惹得他胡思乱想  ,只要她今天晚上好好伺候他一番  ,说不定就会风平浪静的  。然而  ,芳子想错了  。丈夫晚上回到家依然抓着“她拒绝与他做爱  ,可那地方怎么会有分泌液”的把柄  ,逼她说出“那个野男人” 。精神和肉体都遭受丈夫折磨的芳子 ,万般无奈之下  ,想到求救心理咨询  。

  芳子的遭遇是令人同情的  ,但她在拒绝丈夫做爱要求的情况下  ,yin道内会有“分泌液”排出的现象  ,似乎有点令人费解  。稍懂得一点性生理和性心理知识的人都知道  ,yin道分泌液是女性性快感的指示器——芳子在根本没有性趣而拒绝丈夫求欢的那天晚上  ,yin道里是不会有分泌液排出的  ,可她恰恰“那地方是湿润”的  ,那就不由得她的丈夫怀疑:一定是心里想着她的心上人 ,才会有性冲动  ,才会出现这种现象 。

  但是对这个结论的运用却是应该有所限制的  。根据美国著名性学家葛尔·罗宾在他的《酷儿理论》中的阐述:不能把“yin道分泌液看作是女性的性快感的指示器” ,反过来绝对化  ,变成只要女性yin道里出现分泌液 ,就证明她一定有了性冲动  。这应该是对芳子拒绝与丈夫做爱而yin道出现分泌液的最科学佐证  。问题是  ,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常现象”呢  ?

  众所周知  ,女性的yin道对于冷暖的感觉能力是很差的  ,yin道里已经分泌出润滑液来  ,但女性却未意识到  ,这种事情是常有的  。这种现象证明 ,女性的性中枢虽然受到了刺激  ,但本人却有可能根本没有觉察到身体的反应  。所以  ,我们绝对不能断言:女性只有想到做爱时 ,下身才会有分泌液出现  。

  现实生活中  ,有些女性朋友可能有过这种体验  ,比如在游乐场坐空中飞车时  ,下来之后就会发现下身有了分泌液  。有人说这是吓出了尿  ,事实上这是一种因紧张过度而出现的生理反应 。这种现象不仅在女性身上有  ,在男性身上也有表现 。比如空中跳伞兵在初次进行跳伞训练时 ,降落地面的一瞬间  ,有的就会不由自主地she精 。

  在我们所接受的传统性爱知识教育中 ,我们一直认为 ,只有愉快的刺激才能产生性欲望 ,但现在却有一些专家学者认为  ,紧张与恐怖也能让人产生性反应——似乎从道理很难讲通  。据有关专家介绍 ,在一些民间宗教中 ,女信徒常常被置于恐怖场面中加以考验 ,有些女信徒已经达到信仰的状态  ,对恐怖场面不但不害怕  ,反而会感到说不出来的兴奋  ,这个时候  ,她们的yin道里竟然也能分泌出大量的液体来  。这种现象固然无从考证  ,但受虐狂式的性爱却似乎能够证明它有一定的可能性 。受虐狂者在性爱中  ,对于一般人必然会感觉到痛苦或恐怖的行为  ,他们不仅没有反感  ,反而乐此不疲并产生性冲动  。这种情况说明  ,在某种时候  ,强烈的紧张或恐怖感  ,可能转化为快乐的反射条件  。

  人类的排卵期是固定的 ,在一般情况下不会受性交的影响  ,但是处于强烈恐怖状态之中也有可能突然排卵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  ,有很多德国妇女受到了占领军的强暴 。有人对这些受害妇女的月经周期做过跟踪调查  ,其结果颇令人吃惊:在遭受强暴而受孕的女性中  ,有很多当时正处于月经黄体期  。通常说来 ,黄体期是不会排卵的  ,所以不会受孕 ,但她们却受孕了  。这只能有一个解释 ,那就是女性有可能在突如其来的打击面前 ,由于极度恐怖的作用而突然排卵  。

  过去还有这样一种现象 ,那就是越穷的人生孩子越多 。有人解释说  ,这是由于穷人没有什么娱乐生活  ,只能以性爱自娱 ,所以才养出许多孩子来  。这实在是一种荒谬之谈 。比如非洲饥民  ,他们在慢性饥饿的煎熬下  ,大概不会有心思通过做爱取乐  ,但他们的人口却出现爆炸性增长  ,这种现象似乎还应该用突然排卵来解释  。当非洲妇女面临着断粮的绝境时 ,她们延续生命的意识就会增强  ,一有交合便会突然排卵  。

  由此可见  ,性不仅是生命的开端  ,也不仅仅与快乐相连  ,它还是生命的归宿  ,与死亡和恐怖相连续  。既然性的意识可以在死亡和恐怖中反射出来 ,那么女性无性冲动时下身也会出现分泌液的说法就是完全可以成立的  。

  这种认识对于人类的性爱也有实际意义  ,它的深刻含意在于  ,人的性爱主要是一种受大脑皮质控制的活动  ,有时生理反应并不一定代表通常的心理反应  ,如果仅仅有生理反应  ,那只能是一种低层次的性活动  ,只有从精神活动的高度来控制性行为 ,那才能进入高层次的灵与肉的沟通与融合  。

  因此 ,我们也不难理解:芳子在拒绝丈夫求欢情况下  ,yin道出现分泌液是因为她对丈夫近乎暴虐般肉体折磨而产生恐怖心理作用的结果  。

  老公不顾我生理期把我搞得腰疼

  芳子(化名)潸然泪下说“我丈夫怀疑我在外养‘小白脸’ ,变着花招折磨我  ,硬要逼我说出那个野男人是谁  。”芳子还没说到两句又抽泣起来  。为了稳定她的情绪  ,我显得很随意地询问了一些她与她丈夫的婚恋情况 ,随着她情绪的渐渐平静  ,我了解了她渴望伸冤的缘由 。

  原来 ,长得眉清目秀、温柔娴雅的芳子 ,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感到娇美的姿色中泛着似水柔情的女人  。她大学毕业后应聘到一家公司当会计  ,丈夫是公司的中层干部  。对芳子加盟公司 ,他显得格外兴奋  ,使出浑身解数终于把她的芳心给俘虏了  。可是婚后  ,丈夫就像变了个人  ,不仅时刻以一个从奴隶到将军的胜利者的姿态对她指手画脚  ,而且自己的许多缺点、毛病也纤毫毕露  ,动不动就发脾气、讲粗话 。性格上的反差加上为人处世的观念不同 ,导致他们的感情越来越差 ,吵架成了家常便饭 。往往丈夫在理亏词穷的情况下  ,还死要面子  ,如果芳子不服  ,丈夫就对她动粗施暴  。迫于丈夫的淫威 ,芳子只好忍气吞声  ,最终妥协  。

  岂料 ,丈夫对芳子的这种委曲求全  ,维护家庭团结大局的做法不仅不能正确认识  ,反而认为她软弱可欺  ,得寸进尺地发展到生活的各个方面 。尤其是在夫妻生活中  ,更是随“性”所欲肆无忌惮  ,无论芳子愿意不愿意  ,不论她处于什么心境和生理情况下  ,只要他想做爱  ,芳子就一定得答应他、配合他  ,有时甚至在芳子来例假时 ,他性趣上来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硬干  。如果芳子敢表示不满或不从  ,他就采取拳打脚踢的武力征服  。

  一个星期前的一天晚上  ,芳子在单位加班很晚才回到家  。丈夫也许是等不到她早已睡下  ,她暗自庆幸终于可以睡个安稳香甜的觉了  ,于是蹑手蹑脚地洗漱完毕  ,进了女儿的房间  。谁知  ,她刚进入梦乡就被丈夫的一阵粗鲁的抚摸惊醒了  。“干什么呀  ,别吵醒女儿啦  !”芳子埋怨道  。“谁让你到这边睡了 ?”丈夫瞪着眼睛压住嗓门对她吼道 。“我回来晚了 ,还不是怕打扰你吗 !”芳子温柔地敷衍着他 。“哼 !你那点心思骗得了我 ?跟我到那边睡去  !”丈夫以命令的口气说  。芳子太了解丈夫了  ,今晚如果不让他“过把瘾”就不会善罢甘休 ,只得乖乖地跟他回到卧室  。

  进了卧室的门 ,丈夫急不可耐地抱着她就往床上倒下去  ,也许是丈夫用力过猛  ,竟撞疼了她 。“你不能温柔一点呀 ?我的腰被你撞得好疼啊 。”

  “腰疼  ?只要那地方不疼就行  。”丈夫一副猴急的样子就要往她身上压 。

  “求求你  ,今天我太累了  。明天好不好  ?”芳子向他发出乞求的目光 。

  “什么  ,你敢耍我  ?”丈夫说着对她就是一阵拳脚相加的暴打 ,可怜芳子被打得蜷缩成一团  。

  “你别打了  。我不是不同意你做  ,我是怕我没有力气配合你  ,让你扫兴……”

  “只要你允许我干  ,我就有性趣  。”丈夫见她求饶了  ,一把拽下她的内裤……当他摸她的下身时  ,突然发现里边是湿润的  ,丈夫顿时火冒三丈:“你口口声声说累了、没有性趣  ,原来你心里装着别的男人  。说  ,他是谁 ?看老子不劈了他  。”

  “你今天犯的哪门子邪呀 ?我压根儿就不是那种偷人的女人  。”人格受到污辱的芳子气愤地反驳他 。

  “你有理啦  ?我要你  ,你一再拒绝是事实吧 ?如果你不是想着那个野男人的话 ,你那地方怎么会有分泌物 ,嗯 ?”丈夫双手紧紧地捏着她两只纤细的胳膊  ,疼得她直钻心 。

  “我怎么知道  ?反正我对你从没有外心  。”为此  ,两人折腾了一夜 。芳子暗自思忖:也许是丈夫晚上的欲望没有得到发泄 ,惹得他胡思乱想  ,只要她今天晚上好好伺候他一番  ,说不定就会风平浪静的  。然而  ,芳子想错了  。丈夫晚上回到家依然抓着“她拒绝与他做爱  ,可那地方怎么会有分泌液”的把柄 ,逼她说出“那个野男人” 。精神和肉体都遭受丈夫折磨的芳子  ,万般无奈之下  ,想到求救心理咨询  。

  芳子的遭遇是令人同情的  ,但她在拒绝丈夫做爱要求的情况下  ,yin道内会有“分泌液”排出的现象  ,似乎有点令人费解  。稍懂得一点性生理和性心理知识的人都知道  ,yin道分泌液是女性性快感的指示器——芳子在根本没有性趣而拒绝丈夫求欢的那天晚上  ,yin道里是不会有分泌液排出的  ,可她恰恰“那地方是湿润”的  ,那就不由得她的丈夫怀疑:一定是心里想着她的心上人  ,才会有性冲动 ,才会出现这种现象 。

  但是对这个结论的运用却是应该有所限制的  。根据美国著名性学家葛尔·罗宾在他的《酷儿理论》中的阐述:不能把“yin道分泌液看作是女性的性快感的指示器” ,反过来绝对化  ,变成只要女性yin道里出现分泌液  ,就证明她一定有了性冲动  。这应该是对芳子拒绝与丈夫做爱而yin道出现分泌液的最科学佐证  。问题是 ,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常现象”呢  ?

  众所周知 ,女性的yin道对于冷暖的感觉能力是很差的  ,yin道里已经分泌出润滑液来 ,但女性却未意识到  ,这种事情是常有的 。这种现象证明  ,女性的性中枢虽然受到了刺激  ,但本人却有可能根本没有觉察到身体的反应 。所以  ,我们绝对不能断言:女性只有想到做爱时  ,下身才会有分泌液出现  。

  现实生活中  ,有些女性朋友可能有过这种体验  ,比如在游乐场坐空中飞车时 ,下来之后就会发现下身有了分泌液 。有人说这是吓出了尿  ,事实上这是一种因紧张过度而出现的生理反应  。这种现象不仅在女性身上有  ,在男性身上也有表现  。比如空中跳伞兵在初次进行跳伞训练时  ,降落地面的一瞬间  ,有的就会不由自主地she精  。

  在我们所接受的传统性爱知识教育中  ,我们一直认为 ,只有愉快的刺激才能产生性欲望 ,但现在却有一些专家学者认为 ,紧张与恐怖也能让人产生性反应——似乎从道理很难讲通  。据有关专家介绍 ,在一些民间宗教中  ,女信徒常常被置于恐怖场面中加以考验 ,有些女信徒已经达到信仰的状态 ,对恐怖场面不但不害怕 ,反而会感到说不出来的兴奋  ,这个时候  ,她们的yin道里竟然也能分泌出大量的液体来 。这种现象固然无从考证  ,但受虐狂式的性爱却似乎能够证明它有一定的可能性  。受虐狂者在性爱中 ,对于一般人必然会感觉到痛苦或恐怖的行为 ,他们不仅没有反感  ,反而乐此不疲并产生性冲动 。这种情况说明  ,在某种时候 ,强烈的紧张或恐怖感  ,可能转化为快乐的反射条件  。

  人类的排卵期是固定的  ,在一般情况下不会受性交的影响  ,但是处于强烈恐怖状态之中也有可能突然排卵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  ,有很多德国妇女受到了占领军的强暴  。有人对这些受害妇女的月经周期做过跟踪调查  ,其结果颇令人吃惊:在遭受强暴而受孕的女性中  ,有很多当时正处于月经黄体期 。通常说来  ,黄体期是不会排卵的  ,所以不会受孕  ,但她们却受孕了  。这只能有一个解释  ,那就是女性有可能在突如其来的打击面前  ,由于极度恐怖的作用而突然排卵  。

  过去还有这样一种现象 ,那就是越穷的人生孩子越多  。有人解释说 ,这是由于穷人没有什么娱乐生活 ,只能以性爱自娱 ,所以才养出许多孩子来  。这实在是一种荒谬之谈  。比如非洲饥民 ,他们在慢性饥饿的煎熬下  ,大概不会有心思通过做爱取乐 ,但他们的人口却出现爆炸性增长 ,这种现象似乎还应该用突然排卵来解释  。当非洲妇女面临着断粮的绝境时  ,她们延续生命的意识就会增强  ,一有交合便会突然排卵 。

  由此可见  ,性不仅是生命的开端  ,也不仅仅与快乐相连  ,它还是生命的归宿  ,与死亡和恐怖相连续 。既然性的意识可以在死亡和恐怖中反射出来 ,那么女性无性冲动时下身也会出现分泌液的说法就是完全可以成立的  。

  这种认识对于人类的性爱也有实际意义 ,它的深刻含意在于  ,人的性爱主要是一种受大脑皮质控制的活动 ,有时生理反应并不一定代表通常的心理反应  ,如果仅仅有生理反应  ,那只能是一种低层次的性活动  ,只有从精神活动的高度来控制性行为 ,那才能进入高层次的灵与肉的沟通与融合  。

  因此  ,我们也不难理解:芳子在拒绝丈夫求欢情况下  ,yin道出现分泌液是因为她对丈夫近乎暴虐般肉体折磨而产生恐怖心理作用的结果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koair.cn/7270
标签: 丈夫文摘  女性文摘  恐怖文摘  现象文摘  故事  情感口述  老公不顾我生理期把我搞得腰疼 
标题:老公不顾我生理期把我搞得腰疼

老公不顾我生理期把我搞得腰疼_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