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正文

热门搜索 祖先文摘  唢呐文摘  田埂文摘  生前文摘  散文  散文随笔  风中的祖先 

祖先死后  ,被一阵一阵的唢呐声送走  。唢呐声被风传扬  ,穿过那棵老树的枝桠  ,穿过冒着炊烟的烟囱  ,跨过几排房顶  ,掠过几条小路 ,在整个村庄上空悠悠回荡  。人们听见了  ,问一声  ,谁家的老人走了  ?然后说起祖先活着的诸多事情  。说着  ,又叹息一声  ,死者为大  ,一路走好  。

祖先活着的时候  ,在村里像风一样走动  。从自家的门口出发  ,走到碾台前碾谷  。从村后的小路出发 ,来到热闹的集市  。从走了一辈子的田埂路上  ,来到亲手播种的庄稼地 。在祖先的心里 ,田野的气息温暖而亲切 。农忙的时候 ,祖先的背影站成地里的一棵庄稼  ,农闲的时刻  ,祖先也慢吞吞地来到田里  ,就在那条留下了无数脚印的田埂路上蹲下身来  。在田埂上吸一袋烟  ,在阳光下瞌睡一会  ,在地里逛上几圈  。

年迈的祖先走过了一生的风雨  ,终于带着自己的故事  ,被风中的唢呐送走  。来到他生前熟悉的那处山坡  ,来到自己多次祭奠祖先的地方 。安静地  ,就在自己的祖先旁边  ,像个孩子式的依偎着  ,又在生前看过多次的族谱上  ,用风的大手 ,默默地排列上自己的名字  。从此以后  ,村庄里少了一个人的呼吸  ,田野里少了一个人的劳作  ,饭桌上  ,少了一个人的碗筷 。

祖先的身影走得轻巧而快急  。甚至后人还没来得及挽留  ,他就扔下了手中的锄头 ,扔下了身边的琐事  ,扔下了挂系心头的烦恼与欢乐  ,从此意志坚决地离开  。

第一年  ,祖先的坟在众多的坟里 ,显得那样突兀  。那是崭新的坟  ,没有荒草  ,没有鸟叫  。一掊掊的新土  ,让祖先的坟头更像刚刚入世的婴儿  。第二年 ,祖先的坟上长出了零星的绿草  。嫩嫩的  ,不知后人的悲伤  。在春天的风里孤独地冒青  ,在秋天的雨里孤独的衰黄 。再几年 ,总算有虫在草里醒来 ,总算有花开在祖先的房顶上  。还有不知被哪阵风带来的一粒种子 ,在人们熟睡的某个夜晚  ,安家在祖先的身边  ,沉入泥土 ,长成一棵相思之树  。

在我的眼里 ,祖先是寂寞的 。就在那冰冷的坟茔里  ,继续着自己的全部时光  。不知白天与黑夜  ,不问寒冷与温暖  。

在我的心里  ,祖先是悠闲的  。他终于从忙碌一生的土地上抽出身来 。他黑黢黢的皮肤不再被头顶的烈日照晒  ,他老去的脊背不再被自己的汗水压弯  。他不用再为歉收而没完没了的愁苦  ,不用为儿孙的前程彻夜不眠 。从此  ,他可以彻底地歇息下来 。用自己的静默  ,倾听风的语言 。用自己的坦然 ,接受时光的问候  。

可什么时候  ,我又觉得祖先没有走开  。也许他化做了风  ,踩着季节的足迹 ,正一路走来 。

是的 ,祖先来到生前劳作的田野  ,看一看耕种了一生的麦地  ,是不是已经长出了丰年  。祖先来到生前用过的灶台 ,看一看自己的儿孙们  ,是不是生活安康 。祖先在梦里抚摸着儿孙的额头  ,抚摸着儿孙的思想和自己的思念  。祖先像风一样  ,把院子里的农具一一摆好  ,看一看哪件锄头已经生出了锈迹 ,看一看哪把铁锨依旧光亮照人  。

多少个夜晚 ,祖先把离别后的生活在梦里说给我们 。

多少个白天  ,祖先在我们的生活里走遍  。

其实  ,真正的祖先永远也没有离开  。走开的只是他的身体  ,他已经在活着的时候  ,把自己的思想和情感 ,一点不落地留给了后人 。你看  ,他的气息在风里浮动  ,他的身影在风里行走 。他的爱  ,无处不在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koair.cn/7397
标签: 祖先文摘  唢呐文摘  田埂文摘  生前文摘  散文  散文随笔  风中的祖先 
标题:风中的祖先

唢呐文摘_相关内容

田埂文摘_相关内容

风中的祖先_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