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正文

热门搜索 栀子文摘  村庄文摘  栀子花文摘  花香文摘  散文  散文随笔  夏之花 

现在是五月了  。栀子花开了吧  。或许已经开罢了  。隔着  ,不远的时光  ,我却怎么也想不起那淡雅的花香  。记得那年夏天是我最后一次高考  。有一天晚自习回家  ,推开卧室门  ,满室的栀子花香便把我包围了  。临窗的桌子上放着一大盘洁白的小花朵 ,她们在清水的怀抱中挤在一起安睡了  。花香却四溢起来  ,融进月光里  ,融进浅淡的夜色  。这花香却有了别样的意味 ,因为是妈妈专门为我摘来  ,养在浅盘中 ,那样满满的一盘  ,像她一直以来给我的爱 ,永远比多更多一点  。我轻抚着这些洁白的花瓣 ,惊讶欣喜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转过身  ,妈妈就在门口立着 ,微笑着看我  ,嘱我早点睡觉  ,不要熬的太久  。

关于栀子的记忆  ,几乎长满每一个夏天 。没有栀子的夏  ,对我来说是不完整的  。小时候在我家村庄后面的小菜园里 ,临水栽着一棵大大的栀子花树  。枝叶向四方散开  ,像一朵盛开的牡丹 ,舒展茂盛  ,像少女穿的饱满的蓬蓬裙的裙裾 ,又像一个阳光下挺立的华盖  ,顺风而动  ,自然生姿  。墨绿的叶子终年绿着  ,阳光下  ,光滑的叶子反射着太阳的光辉 ,不经意的看一眼 ,会让人以为  ,有无数夜晚才会出现的小星星藏匿在绿叶深处 ,闪闪发光 ,弥足珍贵  ,就像那些逝去的年华 ,不可追  ,却永远存留在记忆深处 ,成为一生的印记 。

栀子花的开放  ,是一段漫长的过程  。几乎从春天一开始 ,青色的花骨朵便从花枝的顶端冒出来  。她们有时候三五成群  ,挤在一个枝条的顶端  ,成为大大的一束;有的傲然独立  ,一枝独秀;有的均匀的散落在绿枝的两旁  ,蜿蜒而上 ,自成一体  。随着春光往前推移 ,那些骨朵上的青色渐渐褪去了  ,变浅变淡  ,直到只在边缘留存下一缕青色的痕迹 。这样的一个骨朵就孕育好淡淡的香气和洁白的模样了  ,然后在一个下露水的初夏清晨  ,悄然绽放  ,无声无息 ,只用那乍嗅还无  ,让人不由寻觅的花香来引人留恋 ,和那纯白无暇  ,如素颜般的美丽女子般的姣姣花朵来示人  ,让人无言心动  。栀子的花朵  ,大的有碗口那样大小  ,小的则只像婴儿嘴唇般 ,不会发出哇哇的哭声  ,但却能释放迷人幽香  。花瓣是复式的  ,一层层交叠着 ,从中心抽出黄色的花蕊  。绿枝  ,白花 ,黄蕊  ,一枝栀子花堪比红色玫瑰 。我以为栀子更能代表爱情  ,它洁白如爱情的纯洁无暇 ,它四季常青寓爱情地久天长  ,它冲淡而不平凡主爱情温馨美妙 ,它浸润整个夏的香若爱情的无边无涯  。可是栀子却很少为爱情代言 。在我们那儿的乡下  ,栀子花是一种人人皆可佩戴的花  ,并没有什么特别含义  ,只因为它的又香又白人人爱吧  !每到夏季  ,走在路上  ,有蹦蹦跳跳的小姑娘  ,扎着俩小辫子  ,一边一个 ,带着白白的栀子花  ,天真无邪  ,更觉可爱;也有羞怯的少女 ,披长发 ,系长裙 ,在耳际着一朵盛放的栀子 ,如洗般纯净地 ,从夏季的风中走来  ,一路泼洒着青春的皎洁;还有那刚刚归省的少妇  ,于盘起的圆而光滑的漆黑发髻深处插一枝栀子  ,显得淡然优雅 ,成熟中透着点生动;更有那满头银发的老婆婆  ,她们不仅会在发髻中戴上花朵  ,还会在胸前的衣襟上佩戴  ,一群戴着花的老奶奶腿脚矫健的走在做礼拜集会的路上 ,脸上完全没有人之迟暮的凝滞与颓丧  ,反而是意气风发  ,昂扬向前的  。我不知道男人们会不会戴上这样的花  ,我猜他们若别一枝白色栀子于耳后一定潇洒帅气  。也许会有这样的情景 ,一个少年独立风中  ,手握栀子  ,在绿叶掩映的一隅  ,等着心爱的女孩 ,栀子是给她最好的礼物  。

等到栀子盛开的时候  ,村庄便无时不刻都笼罩在那淡淡的  ,若有似无的奇妙香气中  。由于村人都爱栀子  ,再加上栀子插枝即活  ,所以栀子在我们的乡下大片的生长着 。院落里  ,池塘边  ,菜园子里  ,到处都有白色的栀子悄然开放 ,那些绿叶白花无声无息的点缀在村庄的角角落落 。清晨  ,在晨雾的笼罩中  ,一树树的栀子花举着颤动着露水的笑脸  ,调皮地在乳白的雾气中若隐若现 ,仿佛在吸吮着这空气中的湿润气息  。淡雅的香气便在这个时候弥漫开来  ,到达了晨雾的脚步所不能至的地方 ,香气飘进春闺 ,飘进童稚的梦靥 ,飘进主妇的厨房  ,飘进男人们劳作的田间地头  ,飘上房梁  ,飘至屋顶  ,散上树梢  ,爬上山坡 ,飘到白云深处……天地间都被这种香气所浸渍  ,就连夏天的阳光里也有了这种香的影子  ,村庄便在这样的包裹中存在着 ,栀子花香成了村庄最美的背景  。傍晚 ,在袅袅炊烟中 ,花香也随着炊烟升腾  ,当两缕炊烟在村庄的上空相遇 ,花香便也交融在一起  ,在月色降临之前 ,把整个村庄濡染的如梦似幻 ,天上人间般不真实起来  。我想这个时候的村庄是属于栀子的  ,栀子也是属于村庄的 ,它们彼此都在相互的爱怜中找到了归属  。我想把这时候的村庄命名为栀子的村庄 。村庄的花事来了 ,有花事的村庄怎么说都是美的 ,花点缀了村庄  ,更和谐了村庄的生活  。

雨中的栀子更有别样的风姿  。记得那年夏天  ,我撑伞走过一段长路回家 。大雨刚住  ,空中还有微雨飘落  ,暮色也在这个时候开始降临了  。就这样走着  ,一路遇见许多株默然开放的栀子  。暮色让我看不太清它们的样子  ,但是那白色的花朵即使在晦暗中仍是如此的鲜明  ,一下就捉住了我的目光  。它们有的被风雨吹打地低下了头  ,如羞涩的少女 ,刚要说话  ,却羞红了脸  ,把头低低地埋下;又像倾国倾城的美人  ,在暮色四合之时的无人处孤芳自赏 ,垂首自恋  。有的即使被雨水弄湿了花瓣  ,仍倔强的昂着小脸庞;想象之中  ,应该有一线雨滴无声滑落 ,花朵如流着泪的脸庞  ,可表情却仍是微笑着的  。看得人莫名心痛  ,惹人怜惜地紧  。最难忘的是那惊艳的一瞥:我的目光穿过一户人家幽深的门堂  ,落在院子里一株栽在花盆中的栀子上  。微风中 ,花枝微动  。那花朵 ,硕大洁白  ,只那么三两枝  ,傍着拱形的门洞  。暮色的黑暗作底  ,上面是寂然绽放的白色花朵 ,绝然是中国传统的泼墨山水画了  。我撑伞呆立  ,如在梦中  ,有种穿越时光的沧桑感  。想来那花竟不是开在现时  ,它该是开在遥远的古代  ,开在寂寞文人的庭院  ,开在愁怨伊人的小院  ,开在风雨飘摇的驿站  ,开在朝雨浥轻尘的客栈  ,开在破空而来的古韵书香……只是不该是开在现时  。一阵风吹来  ,也送来了雨后清新的花香  。那浓而不烈的香气击中了我  ,让我从冥想中醒转  ,最后看一眼那样的一株栀子 ,加紧赶路  。可是当我转身  ,心中却有一种诀别感隐隐升起 ,是在跟什么诀别呢 ?我不清楚 。我知道  ,此生  ,也许会是唯一一次从这条路走过 ,我与花的相遇  ,是第一次  ,也是最后的一次 。多么想任性地停留  ,却违背着心意踏上了旅途 。是不得以还是不愿意我已经分不清了  。我只知道 ,多年后我还记得那样的一个雨后  ,和雨中的栀子  ,相遇  ,瞬间成了永恒  。

从小到大  ,看惯了栀子的开放 ,却很少注意到它是怎么凋落的  。因为我所了解的栀子花  ,大部分是折枝栀子  ,就是被从花树上摘下 ,养在花瓶里或者盛水的茶盘中  ,再就是成了人们装饰的衣物头发的饰品 。栀子花是怎么凋落的  ?原来  ,绽放枝头的栀子是永不凋谢的  。它们过了花期以后就会变黄枯萎在枝头  ,直至花柄枯干脱落  。栀子花虽然皎洁清香  ,但是却不会结出花籽 。它们是靠扦插延续种族生命的  。我不知道这是经过多少年的进化才成为了现在的情形  。我只是在想这样的花  ,即使连凋谢也是不寻常的 。也好  ,我可不忍目睹遍地惨白的花瓣落入泥浆 ,沾染红尘 。这样也好  ,质本洁来还洁去 ,你在我心中始终是纯洁如雪 ,清新淡雅的  ,这样也好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koair.cn/7434
标签: 栀子文摘  村庄文摘  栀子花文摘  花香文摘  散文  散文随笔  夏之花 
标题:夏之花

夏之花_相关内容